习作,回归儿童的生态

 


习作,回归儿童的生态


 


2011版《语文课程标准》在“总体目标与内容”中对写作提出了这样的要求:“能具体明确、文从字顺地表达自己的见闻、体验和想法。能根据日常生活需要,运用常见的表达方式写作,发展书面语言运用能力。”在第一学段的“目标与内容”中提出:“对写话有兴趣,留心周围事物,写自己想说的话,写想象中的事物。”第二学段提出:“乐于书面表达,增强习作的自信心。愿意与他人分享习作的快乐。”第三学段提出:“懂得写作是为了自我表达和与人交流。”在“实施建议”中指出:“关于‘写作’的目标,第一学段定位于‘写话’,第二学段开始‘习作’,这是为了降低学生写作起始阶段的难度,重在培养学生的写作兴趣和自信心。”从这些表述中,不难看出,小学习作重在降低写作的难度,让儿童易于动笔,乐于表达,激发写作兴趣,培养写作自信心。为此,我们得要科学而准确地把握习作的内涵,让习作回归儿童的生态。


习作回归儿童的生态,就是要让习作回归儿童的生命状态。每位儿童都是独特的生命,具有唯一性,他们的天赋和秉性、兴趣和爱好,都是各不相同的,表达自己情感的方式也是各不相同的。即使是同一位儿童,在不同的成长阶段,其认知能力、兴趣和关注点也是不相同的。习作就是儿童记录自己生命状态的一种方式。这是需要我们在习作教学时能够关注每一位儿童的生命诉求,能够心怀宽容和赏识,守护儿童的天性,呼唤儿童的灵性,激发儿童的悟性,张扬儿童的个性,切实消除儿童对习作的一种神秘感,鼓励儿童用自己的语言自由地表达自己的心声和情感,最大限度地让每一位儿童都享受到生命的愉悦和习作的快乐。


习作回归儿童的生态,就是要让习作回归儿童的生活状态。自由快乐,好奇幻想,游戏模仿是儿童最本真的生活状态。儿童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这样一种闲暇和惬意的游戏生活,习作就会变得简单容易起来,因为习作就是儿童记载自己平日生活状态的一种需要。曾经读过《遥远的声音》这篇小说,小说的主人公正彦生活不由自己掌握,想游玩得请示妈妈。假期来临了,表哥悠闲地去钓鱼,而正彦却被妈妈逼着每天坐一小时的电车去上辅导班。那天,妈妈记错了时间,正彦白跑了一趟,就在路边给妈妈打电话请示能否玩一会儿,不幸被汽车撞死。在惨剧发生的那一瞬,表哥正好路过,听见正彦对着电话向妈妈说:我能玩会儿吗?后来正彦家里总接到死去的正彦打来的电话。一天,表哥去他家,电话铃响了,果然是正彦那犹疑的声音:“……我玩什么好呢?表哥对着话筒悄声而又坚定地说:你去找小伙伴,一起去踢足球、骑自行车。此后,死去的正彦再也没来电话。这篇小说,给我触动很大:一个被剥夺了游玩权利的孩子,死后的灵魂也无所寄托,也不得安宁。保卫童年,让儿童在成人以前应该活得像儿童的样子,过上本该有着属于儿童自己的欢乐、自由、有尊严的闲暇生活,这是我们应有的责任,更是习作回归儿童生态的应然状态!


习作回归儿童的生态,就是要让习作回归儿童自己的生长状态。儿童的成长是一种自然而又舒缓的过程。习作就是儿童记录自己的生长状态的一种表达,它需要我们能够拥有一种“孩子,你慢慢来”的定力和耐性。著名作家王旭峰说:“儿童写的东西,可以说是天使在说话。”习作应该是无忌童言的自然流淌,是本真童心的自然飞扬,是童话的世界,是诗意的殿堂,是自由的王国。一天,一位一年级的小朋友写了这样的两句话:“今天,我们学校来了两位外国阿姨。这两位外国阿姨也是女的,长得很漂亮。”这两句话在成人来看似乎有点可笑,阿姨本来就是女的嘛,这样写不是废话吗?岂不知,这就是儿童的认识,儿童的发现。他原以为身边的阿姨是女的,现在见到了外国的阿姨,发现外国的阿姨也是女的。由此不难看出,这位孩子对“阿姨”已经有了全面而深刻的认识,所以,写了这样的话来表达自己的见解。其实,这两句话用词造句精当妥帖,尤其是“也”字道出这位孩子的一种新的发现。这位学生的语老师对这两话大加赞赏,说他观察细致,把话写得很通畅。这样评价,从儿童的立场出发,是恰如其分的。试想,一年级的孩子能写成这样通顺流畅的语言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啊!他现在这么写就是“天使在说话”,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种话语方式自然就会发生变化的,不会这么说,什么年龄的儿童说什么样的话,这是值得珍视的。其实,这就是生长,就是一种道法自然的客观规律,是违反不得的!


习作回归儿童的生态,这是新课程对习作教学的救赎与皈依。我们只有对此有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,才会在实践中按照儿童习作的自身规律行事,关注儿童的生命诉求,体现儿童习作的价值追寻,让习作教学走向“左右逢源”科学高效的境界。


 

《习作,回归儿童的生态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